贤宦养成手册

先说明这全是各种兴趣转发,如有侵权问题,请告知,咱家会协助删除【转侵删( ´ ▽ ` )ノ】

【all芥】名为香甜的记忆是你的陷阱(ABO太芥,敦芥,织芥)

千罗:

只包含太芥,敦芥,织芥三个cp
没错,织芥就是织田作之助X芥川龙之介
貌似挺冷的一个cp……
还是希望大家吃得开心
01
  最近中岛敦有些奇怪。
  工作时注意力不集中,一有时间就盯着手机魂不守舍,发呆的时间变多了,有时还会傻笑…
  恋爱了啊……侦探社众人心照不宣地得出结论,不过大家更在意的是那个人会是谁,这时候当然是让太宰出马,乱步表示他已经知道了所以不参与。
  “呐,敦君,最近有喜欢的人了?”
  “诶?被发现了吗?”
  ——那么明显还不能发现当我们是瞎子吗……
  by:侦探社众人
  “那人是谁?”
  “…是芥川龙之介。”
  WHAT!!??
  太宰皱眉,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,这两人前一段时间还是敌对关系,虽然现在黑手党和侦探社调停,两人也成为了新双黑,但他们一起出过的任务也不过就三四次,中岛敦就喜欢上那个人了?
  “为什么敦君会喜欢他呢?”
  中岛敦露出有些纠结的表情,犹豫着开口,“嗯……说出来太宰先生不要生气啊。”
  太宰笑笑说不会。
  “怎么说呢,就是…比较心疼他吧,芥川小时候和我一样,甚至比我更悲惨,而且看到他为了得到太宰先生的认可连命都不要了的时候…”中岛敦挠了挠脸颊,露出腼腆害羞的笑容,“就有一种想保护他的冲动…这样的…”
  “原来是吃醋了啊,但是敦君,你是alpha,芥川他…”
  “也是alpha,我知道,这有违常理,但我还是想试试。”
  芥川龙之介,是个强大而邪恶的alpha,整个横滨都知道。
  “其实芥川君是omega哟。”
  “诶!?”


02
  太宰告诉了中岛敦芥川的生活习惯,喜欢的东西,唯独没告诉他——
  芥川已经被他标记的事情。
  听到中岛敦约芥川见面也没什么反应。


  太宰从来都是依据理性做事的人,除了两年前对待织田作的事情上。
  听到中岛敦说喜欢芥川,太宰感觉那根绷着理性的弦颤了颤,最终还是归于平静。
  如果说到他和芥川的关系,一个是信仰,一个是信徒。
  但现在,太宰已经没有这种自信了。
  也可能,从三年前开始就没有了。
  一想到芥川以后可能会和中岛敦站在一起的样子……
  太宰皱了皱眉,起身走出武装侦探社。


03
  芥川面无表情盯着眼前的红豆沙甜品,抬眼就看见中岛敦笑眯眯的,“人虎,把我找来什么事。”
  “不好意思在你工作的时间把你叫出来,先把东西吃了再说吧。”
  天知道当中岛敦得知芥川是omega的时候有多么高兴,不过就算芥川真的是alpha,他也会追求。
  面前的甜品散发着诱人的香味,芥川拿起勺子挖了一口,放进嘴里,甜腻馥郁的味道在味蕾上绽放,让芥川想起以前也有这么一个人,总是送他的那一袋里甜品的味道。
  ——人虎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……
  芥川也没和食物较劲,一口一口地吃着,如果对面那个少年没有用炽热的眼神看着他的话,他应该可以较为愉悦地享用甜品。
  “我吃完了,可以说什么事了吧。”
  中岛敦咳了两声,一副紧张的样子,“那个……”
  憋了半天也没憋出后半句的中岛敦看见芥川因不耐而蹙紧的眉,一哆嗦,就喊了出来:“我喜欢你,龙之介!”
  索性大晚上店里没什么人,不过芥川还是注意到柜台那里店员的暧昧眼神。
  忍住发动罗生门的冲动,芥川冷着脸,“人虎,你开什么玩笑!”
  “我没有开玩笑!”中岛敦顿了顿,随即像想到什么,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你是不是…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  芥川抿了抿唇,没回答。
  这应该就是“是”的意思了。
  被拒绝也是中岛敦意料之中的,毕竟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个人有多执着于太宰治。
  中岛敦突然有些自暴自弃。
  果然……他还是比不过太宰先生吗?


04
  芥川龙之介是omega,在黑手党中,只有他的老师太宰治和首领森鸥外两人知道。
  但在某一天,另外一个人知晓了这个秘密,织田作之助,黑手党干部太宰治的好友,却是个底层人员。
  织田作知道这个秘密纯属偶然,他只是有事找太宰,在打开太宰治的办公室门前,他就闻到里面香甜的omega的气味,他本以为又是太宰和某个女人,他们都是成年人,这种事很正常,但也不会将这类事拿到吧台上说,转动门把手,里面的景象让他愣住,太宰治以前捡来的那个小孩,正在为他口jiao,那个孩子,正是前几天想要至他于死地的芥川龙之介,他才知道,那孩子是个omega。
  芥川一看进来的是他,连忙吐出嘴里的秽物,想躲到一边,却被太宰拦住了,只好呆呆地跪坐在男人双腿间,也不敢看织田作,应该是对被发现做这种事感到羞耻。
  之后在走廊遇见的时候,芥川对那天的事也没解释什么,或者说他不想再提。
  织田作却停了下来,问他,“不愿意的话为什么不拒绝。”
  芥川顿了顿,也停了下来,没有转过身,“没有不愿意,而且,一个发情的omega只会给任务拖后腿。”
  织田作看着那瘦的不像话的背影渐行渐远,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  某次和太宰喝酒的时候,织田作主动提起了芥川,“太宰,你对芥川那孩子…”
  “啊,芥川君啊,标记他是首领的命令啦,说会对完成任务有影响,你也知道我只对女性omega感兴趣,而且那孩子身上红豆沙味的信息素甜得让人发腻,不喜欢。”太宰摇晃着手里的酒杯,用一副无所谓的口气说着,杯里透明的液体在暖黄色的光线下闪着暧昧的光芒。
  织田作点点头,并不是赞同太宰的做法,只是同意他说的话。他看着两人手中快见底的杯子,想招呼酒保过来,却在抬头的瞬间看见窗外一个最近刚熟悉的身影缓缓走过。
  他突然想起那天那个少年说的话。


  没有不愿意。


  ——那孩子,是喜欢太宰的吧。


05
  最近芥川总能见到那个男人——织田作之助。
  他最近似乎很频繁地找太宰,跟太宰谈完话后,不管他在哪里,那个男人总能找到他,给他一袋子的无花果和甜品,然后一起说说话。
  “这算什么,同情?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。”
  面前的男人只是无奈笑笑,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,“不是同情,你只是个孩子,应该被这样对待。”
  从没有人摸他的头,甚至是太宰也没有。
  他多希望那个人能摸摸他的头,温柔地说“做得好”,然而这只是奢望。
  他和太宰最亲密的身体接触,除了每天的训练和时不时的性jiao,就是多年前的某一个雪夜里,他握住了太宰的手。
  太宰的手是冰凉的,但对衣着单薄,被冻了好几天的芥川来说,已是温暖至极。
  那个男人曾说,会赋予他生存意义。
  于是他将太宰视为信仰甚至高于信仰的存在。
  而织田作的手心是温热的,有着足以让芥川贪恋的温暖。


  你只是个孩子。


  在那个人眼里,他是什么?
  学生?下属?发泄欲望的omega?肯定没有“孩子”这个选项吧。
  太宰曾说,如果他是被织田作捡回来的,那他肯定会充满耐心地教导他。
  的确,这男人温柔得不像话,和太宰是截然不同的人。
  “你…喜欢太宰吗?”
  芥川愣了一下,“喜欢?”
  “大概就是无时无刻不想着他,这种感觉?嘛,我也不是很懂。”
  “那也许就是吧。”
  之后便是良久的沉默,但意外的和谐。
  那个男人离开的时候,状似无意地说了一句“我并不讨厌红豆沙的味道呢”。
  白色发尾被风扬起,芥川觉得脸上有些热,明明春天还没到。
 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,芥川开始期待织田作的到来。
 


  芥川是从其他人那里得知那个人死了的消息的。
  织田作死了,对他的生活没什么影响,只是少了无花果和甜品的一个来源。
  之后太宰叛逃,对芥川的生活也没什么影响,少了拳打脚踢,发情期也可以用特制的抑制剂度过。
  无论哪个人的离开,芥川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,该过的日子照过,该做的任务照做,中原中也曾感叹,不愧是无心之犬。
 


06
  “你喜欢红豆沙吗?”
  芥川突然向坐在他对面的白发少年发问。
  “诶?嗯…如果不是太甜的话,还是可以接受的。”
  “是吗。”芥川点了点头,没再说什么。
  中岛敦犹豫了一会,还是开了口,“你喜欢的人,是太宰先生吗?”
  “……”芥川皱了皱眉,似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从口袋里掏出钱放在桌上,起身离开。
  留下中岛敦一人在那里发愣。
  ——我说错什么了吗?


07
  芥川龙之介喜欢太宰治。
  这话放在三年前也许还是个真命题。


  芥川走出甜品店没多久,就遇见了太宰,他手里还拎着一个和成年男性不符的纸袋。
  显然,这不是偶遇。
  芥川礼貌性地鞠了一躬,“太宰先生。”
  太宰温和地笑笑,“看样子,你是拒绝了敦君啊。”
  “是的。”
  “那么,”太宰上前走了两步,“我还有机会吗?”
  芥川一愣,随即又恢复成平时的面无表情,“请不要戏弄在下。”
  “是因为织田作吗。”
  没有忽略面前的人因为那个名字而稍微放大的瞳孔,太宰失落地笑笑,不着痕迹地靠近芥川。
  待芥川意识到两人之间的距离骤减的时候,想退两步的他已经被太宰拉住了手,芥川想把手抽出来却发现对方是花了力气的。
  “先生,请放开我。”
  放开?芥川要太宰治放开他?
  “为什么?织田作对你做的我也能做到。”说完太宰将一直提的袋子放到芥川手里。
  里面是无花果和甜品,散发着香甜的味道。
  和当年织田作给的一样。


  原来太宰一直都知道,织田作和他之间的事。
  芥川每次拿到织田作手里的袋子时,在他脸上那姑且可以算是孩子般喜悦的表情,除了织田作,太宰也见到过。
  芥川因为别人露出了连太宰都没见过的表情。
  心里堵堵的,像是所有血管里的血液停止了流动。
  太宰感觉有些呼吸困难。
  也许是嫉妒吧。
  年轻气盛的太宰不知道。
  只是每次芥川和织田作见面后,不论是训练还是性行为,都遭受到太宰更暴力的对待。
 
  “他能做的我也能做得到。”太宰又说了一遍,平时游刃有余的笑容早已消失不见,“你喜欢这些东西,作为你的老师,我也是知道的,我可以天天给你买。”
  芥川有些发愣地看着袋子里的东西,头上突然传来冰凉的触感。
  太宰在摸他的头。
  “我也可以每天摸摸你的头,你想要什么都可以。”
  和织田作不一样,织田作的手是温暖的,那人是如何将他的头发弄乱又捋顺的,芥川到现在还记得。
  太宰的举动,不论哪一个,都是芥川曾经渴求却不可得的,现在他却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吓得他退了两步逃开太宰的抚摸,芥川有些生硬地开口,“太宰先生,当初标记我是首领的命令,您喜欢的是女性omega,而且,您并不喜欢我的信息素的味道。”


08
  这回愣住的是太宰。
  这些话,他很熟悉。
  是他亲口说出来的。
 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,但他清楚地记得,这些话,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。
  “你那天晚上……”
  芥川接过他接下来的话,“就在那间酒馆外面。”
  “是吗。”太宰苦笑。
  ——原来我彻底失去你了,从三年前开始就已经……
  是他自己将芥川推开的,怨不得别人。
  “也许,我曾经喜欢过您吧。”
  但是,得到太宰的爱太难了。
  太宰的认可和太宰的爱,最好只选一个,那样会比较轻松,织田作曾经这么劝他。
  芥川选择了前者。
  “那个人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,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,他劝我以后找个对我好的alpha,人虎是个不错的选择,但我不能,这样对他太不公平……”
  “不是这样的!”


09
  芥川看着从树后面走出来的中岛敦,有些惊讶,转过头看看太宰,对方一脸“我就知道”的表情。
 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防备,被跟踪都没发觉。
  “你怎么…”
  “对不起!”中岛敦挠了挠头发,“我什么都不知道,就以为你喜欢太宰先生。”
  “你听到了多少?”
  “你出去后,我就一直跟着你,所以……”
  “是吗。”
  看芥川并没有脸色不好的样子,敦在心里稍稍松了口气。
  不过芥川被太宰标记这件事,对敦的冲击力还是很大的,在那一瞬间他对太宰有了恨意,虽然理性上这么做有些不对,可是明明太宰可以拥有他最想要的,却随意地将他抛弃了。
  “芥川,我想,那位织田作先生,绝对不想看到你现在的样子。”
  “……”


10
  “放过自己吧,芥川。”
  放过自己?
  他从未折磨过自己,何来放过?
  他只是……
  舍不得放掉那份温暖罢了。
  芥川摇了摇头,将袋子交还到太宰手上,望向中岛敦,露出苦涩的笑容,“你也…不喜欢红豆沙的味道。”
  “诶?”
  中岛敦反应过来的时候,芥川已经走远了,黑色纤瘦的背影已经看不清,漆黑的夜像是要将他吞噬一样。


  那天晚上,中岛敦问太宰,“太宰先生,为什么你不能好好珍惜他呢?”
  “谁让我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呢。”依旧轻浮的语气,中岛敦却听出了苦涩的味道。


  他曾以为他拥有着一切,可最后,坂口安吾暴露卧底的身份,织田作死了,现在,芥川也离开了他。
  在黑手党的时候他就看出,芥川看他的眼神里除了尊敬、仰慕,还有些别的东西,这些估计连芥川自己都不知道,得到首领的命令后,他更加肆意地玩弄他的感情和身体,他坚信他不论做什么那个小笨蛋也永远都不会变。
  直到有一天,他发现芥川开始将他为数不多的心思放在织田作身上。
  那个时候他就应该知道,他其实早已掉入芥川的蛛网,被吃得死死的不是芥川,是他自己。


  爱上,即是输。
  太宰输了,输得彻彻底底。
 
 


11
尸体检验报告:
死者姓名,年龄,职业:芥川龙之介,32岁,黑手党首领直属游击队队长。
死亡时间:20XX年1月10日
检验情况:发现时,死者伏趴在办公桌上,是在办公过程中猝死的。
  无明显外伤。
死亡原因:多年旧疾,且发情期不和alpha结合,长期过度使用抑制剂导致肝脏功能衰竭。


12
  “红豆沙,何时也变得这么苦了,芥川君。”
END
 
  似乎是把刀怎么吃的开心………
  文笔渣见谅
  我也不知道我取的题目啥意思,就当作者纯属想装个X,但文笔一点也不文艺
  1月10日是我在网上找的三次元织田作之助的死亡日期,如果有误,就请无视吧_(•̀ω•́ 」∠)_
  看到第二季里织田作对芥川做出的抗肩杀就让我萌上了这对cp,芥川果然是个应该被爱的小受啊,织田作好男人啊(. ❛ ᴗ ❛.)
  虐宰大法好,这次为了成全鄙人的织芥梦让敦也当了炮灰T_T,但是真的很想看很多人一起争芥的情节啊_(´□`」 ∠)_

评论

热度(4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