贤宦养成手册

先说明这全是各种兴趣转发,如有侵权问题,请告知,咱家会协助删除【转侵删( ´ ▽ ` )ノ】

[太中芥]三原色[三人行]

二二九:

※三人行系列。
※本文CP就和本文tag一样乱,可自站CP,不接受撕逼。
※雷区注意:半架空向/负能量/中二病/不知所云/多角度全方位OOC。







对于太宰治,中原中也只能用厌恶来形容。

甚至连“厌恶”这个词都份太轻,只要想到太宰治和自己呆在一个空间里,呼吸的同样是地球的空气,中原中也就无法收回自己发动重力的手。

“哎呀哎呀,敌人已经清理完了。”

游刃有余、轻飘飘的几个字,像团不比指甲盖大多少的催化剂,足以激起中原中也心中的暴躁。中原并没有停止对太宰治的谋杀,哪怕他也知道这是徒劳。

狰狞的污浊被人间失格悉数抹去,太宰治仿佛永远不知道中原的攻击对象是他。太宰治伸手抹了抹中原的眼眶,像是在帮中原揩掉什么脏东西,缠在太宰手腕上的绷带蹭过中原的脸颊,就被中原一手拍开。

“除了芥川,没人稀罕你。”

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地离开战场,他的大脑中没有任何一条罅隙留给太宰治,所以他并不知道、也没有兴趣知道,太宰治那天是怎么帮双黑的成名之夜收场的。




第二天日上三竿,中原中也刚睡醒,还没把牙刷完,“双黑”“双黑”像一只只漆黑的爬虫,从全世界的阴影里爬向了它。

厌恶、厌烦。

怎么还不消失掉。

烦死了。

消极情绪前浪后浪地翻腾,等它们平静了一点,中原决定照常去刷牙。半分钟后,中原中也听见了渐渐逼近的脚步声,他没有犹豫、没发动异能,抄起手边的瓷杯就往门口砸。

令人作呕的爬虫已经从头到尾覆在了他身上,但太宰治身上干干净净、清清白白。

“怎么会有你这种人?”

另一边,太宰治接下茶杯,他笑得风轻云淡、人间失格,他总是明白中原中也的意思:“因为它们喜欢干净的血。”

“它们?”

“中也身上都是‘双黑虫’哦。”

“你还是早点去死吧。”

“我也想啊。”

“你应该早点滚出黑手党。”看见你就烦。

中原刷完牙要漱口,然后他才发现瓷杯已经砸给了太宰治。

悠然自得的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太宰治把瓷杯还给了中原中也。

“一大早就这么暴躁,中也是有起床气吗?”

几小时后,太宰治碰过的瓷杯被中原扔进了垃圾桶。

中原中也极其厌恶太宰治,厌恶到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地步。他无法明确说出厌恶的原因,但是他知道,太宰治是个可厌至极的人。

“他的手机备注是以为我没看到吗。”中原晃了晃手中沉甸的酒瓶,“虚伪。”

“……可是——”

“没有可是。”

太宰治也对中原中也厌恶到了极点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“中也”“太宰”,他们表面上如此称呼对方,全世界的漆黑把他们粘在一起,他们却不可控制地互相排斥着。

中原中也开了酒,他把早有准备的高脚杯从桌面另一端拉来,中原帮自己倒了一杯,在轻轻散开的酒香中。




中原转头问芥川:“你要来一杯吗?”

芥川龙之介其实只比太宰治小两岁,怎么说也和太宰治、中原中也是同辈关系,但在相处中,中原总觉得,芥川龙之介比他小很多。

后来中原仔细回忆了一下太宰治叛变前的日子,中原之所以会产生芥川比他小一辈的错觉,主要在于——

“老师说我不适合……”

“算了,你也没救了。”

挥手挡掉芥川欲言又止的表情,中原自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人一旦陷入狭隘的思维里,就很难发现狭隘之外的东西。

因此,中原中也并没有发现,那个在他印象里还是“很努力”“很拼命”“就是只知道听太宰治的”的芥川龙之介,有一瞬间露出了阴暗的目光。

那种目光,从来不是无情的太宰治会教给芥川的。

“说起来,你也是啊。”

放下酒杯后,中原中也感慨道。

芥川显然没有明白中原的意思:“我也是?”

“是啊。”

中原中也感到,铺天盖地的爬虫再次涌向了他。

“你也常常被和太宰治一起提起吧。”

这么看来,太宰治简直像个双面胶。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突然粘在了一起,也情有可原。

“是吗……”

出乎中原中也的意料,芥川龙之介的声音并不肯定。

直到太宰治叛变黑手党那天,中原中也靠坐在墙,他喝醉了。葡萄酒的深色酒水趟满了地毯,玻璃碎渣在地面露出獠牙,短促的手机铃成了这个房间里最整洁、最清醒的声音。

“喂?”

“中原先生,我是芥川。”

芥川清晰冷静的声音传出听筒:“我发现,你的轿车上有炸弹。”

“辛苦你了,我叫人去拆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这句话终于让中原中也清醒了些。

“——炸弹只炸碎了罗生门,您不用担心。”







刺入每一支神经末梢的疼痛感,像条紧贴着皮肤的绷带,它们彻底包裹了芥川龙之介。

这就是你给他的礼物,由我代收吧,老师。

细密的血流出了芥川龙之介的鼻腔和嘴角,罗生门被炸得粉碎,芥川龙之介不可能没事。可芥川龙之介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愉悦,还有一点报复的快感。

太宰治叛变了黑手党,轻而易举地撕开了“双黑”的标签,他从没有真正背负过这个标签。谈起太宰治,一大串肮脏的光辉史等着他,特立独行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。太宰治原本就是这么丰富的人,所以他能留给芥川的情感,看上去,寥寥无几。

“我不打算娇惯你。”

可你也并没有严格管束我。

你应该这么说:

“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,但是不要影响我。”

太宰治。

老师。

太宰老师。

芥川龙之介无法理解,中原中也为什么会如此厌恶太宰治。但中原中也始终认为,芥川龙之介可以理解的。

“他给昔日搭档留下一颗炸弹。”森鸥外前来医院探视芥川龙之介,一张稚嫩的蜡笔画被放在了床头柜上,“最后他的搭档喝醉了,他的学生代替他的搭档,差点被炸死。”

多么滑稽的闹剧,森鸥外忍不住笑了:“果然太宰是核心人物吗?”

“不,我只是一个配角。”

芥川龙之介已经恢复了惯常的冷淡,或者说,除了太宰治,没有人可以让他失态。

当日下午,中原中也拎了两篮无花果来医院找芥川龙之介。其实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不算很熟,不过马上他们就要熟起来了:太宰治离开之后,港口黑手党不会再有双黑,那么组合出任务的只可能是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。

没有波澜的病房氛围似乎要就此凝固,中原中也也不擅长搭话。中原中也看见两簇白毛围在芥川龙之介的发尾,他有点想伸手摸,又怕芥川龙之介觉得突兀。

最后,中原中也可悲地发现,他们的话题不得不以太宰治为中心展开。

而且,挑起话题的,还是芥川龙之介。

“如果他当初没有带走我,双黑的故事会照常继续。”

“……你想说明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好像直到现在,芥川龙之介才意识到,中原中也还没离开病房。

“谢谢。”芥川不痛不痒、毫无逻辑可言地感谢了一句。

“……”

中原中也一言不发地离开了,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莫名其妙。芥川龙之介对中原中也的想法毫无所觉。芥川龙之介近来天天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:如果太宰治没有带走他,他依然会在那个贫民窟里挣扎。而太宰治会继续他的传奇人生,芥川龙之介的存在、甚至中原中也的存在,都没有撼动太宰治离开黑手党的决定。

芥川龙之介没有花太多的心思思考中原中也,那时他还很年轻,心思简单。让芥川龙之介不能忍受的是,他发现,他从一开始就是局外人。他为了存在而存在。

即使没有太宰治在中原中也的爱车安装炸弹,芥川龙之介也知道,那个人会在他这里悄无声息地走掉。

芥川龙之介想起太宰治带他离开贫民窟的那天,不应景的是,那天贫民窟下起了雨,天空像个躲在角落偷偷哭泣的孩子。

“要打伞吗?”

芥川龙之介摇了摇头。

“太好了,我没带伞。”







太宰治正站在监控探头的盲区。要找个摄像头找不到的地方还真不容易,好在他帮森鸥外装探头的时候就留了个心眼。

一分钟、两分钟。

港口黑手党基地的大门口,还是没有芥川龙之介走出来。

是今天有事吗?

太宰治疑惑起来,他开始思考会有什么事。

哦,对了,中也车上的炸弹应该炸完了吧。

如此一想,太宰治知道他该去哪里了。

医院的监控探头并没有死角,这对于太宰治来说有点麻烦。不过这也只是有点麻烦而已,很快,太宰治走进了病房区。

让太宰治惊讶的是,病床上的人是芥川龙之介。

中原中也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,他竟然在剥橘子,然后他把橘子塞进了自己的嘴里:“你真的不要吃?”

芥川龙之介摇了摇头。

“……等会吃药?”

芥川龙之介点了点头。

好吧。中原中也也点了点头,又往嘴里扔了一片橘子。

太宰治发现,几天不见,他对中原中也的厌恶有所消减。他倏然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平衡感:如果他继续留在港口黑手党兴风作浪,那么,他们三人的平衡,随时有被他们中的任何一人打破的风险。

就这样也挺好的,不是吗。

太宰治觉得,他的叛变百利而无一害。他终于不用再和中原中也两相生厌,中原中也终于不再认为芥川龙之介只是个和他一样的“同类”,而芥川龙之介——

还是老样子呢,芥川龙之介。

你还是不知道你存活的意义是什么。当然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。

“说起来,我有点好奇。”

中原中也似乎和太宰治一样,随着数日不见的距离感,那阵野兽般狂暴的厌恶感暂时休眠,他已经能镇定自若地谈起太宰治了。

“太宰治天天骗人,你每句话都相信他?”

中原中也把摊开的橘子皮收拢,顺手理了理其它垃圾。

“你每句话都不相信么?”

芥川龙之介反问了过去,他的表现又一次让太宰治始料未及:芥川龙之介从来直来直去,他会用他认为最快的(往往也是最暴力)的手段,达到他最纯粹的目的。

某种意义上来说,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一样好懂,所以最后,他们都被太宰治的粘稠黏住了。

“我讨厌他。从没相信过他。”

干脆的回答落在地上。

“我感谢他。”芥川龙之介回答道。

中原中也彻底明白,芥川龙之介的心思就和他的罗生门一样,是最强力的、指向性最明确的武器,于是他能很轻易地不顾一切,直到自己粉身碎骨。




“也是,他给了你全新的人生。”



橘子皮终于被中原中也收好了,中原中也环顾四周寻找垃圾桶。当他的目光瞟过病房门口时,一个奇怪的感应蹦了出来。

太宰治是不是在这里?

看清中原中也的表情后,太宰治站在原地没有动,他不敢相信,中原中也和芥川龙之介绝对看不见他,为什么中原中也现在的表情,和中原中也见到太宰治时完全相同?

那厌恶的表情,看来真是厌恶到家了。

算了,下次挑个他不在的时候再来吧。

太宰治离开了医院。





《三原色》
End.

评论

热度(92)

  1. 贤宦养成手册二二九 转载了此文字